侠客行新修版 后记

由于两个人相貌相似,因而引起种种误会,这种古老的传奇故事,决不能成为小说的坚实结构。虽然莎土比亚也曾一再使用孪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二十回

侠客行 赵客缦胡纓,吴钩霜雪明。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 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 闲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十八回

有所求 两人出了石牢,走向大厅。石破天道:“阿绣,人人见了我,都道我便是那个石中玉,连石庄主、石夫人也分辨不出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十七回

自大成狂 这二三百人群相斗殴,都是穿一色衣服,使一般兵刃,谁友谁敌,倒也不易分辨。本来四支和长门斗,三支和四支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十六回

凌霄城 这日晚间,石破天一早就上了床,但思如潮涌,翻来覆去地直到中宵,才迷迷糊糊地人睡。 睡梦之中,忽听得窗格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十五回

真假帮主 石破天和丁珰远远跟在关东群豪之后,驰出十余里,便见前面黑压压的好大一片松林。只听得范一飞朗声道:“是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十四回

关东四大门派 石清一家三口取道向东南松江府行去。在道上走了三日,这一晚到了双凤镇。三人在一家客店中借宿,石清夫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十三回

变得忠厚老实了 石破天一直怔怔地瞧着闵柔,满腹都是疑闭。闵柔双目含泪,微笑道:“傻孩子,你……你不认得爹爹、妈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十二回

两块铜牌 石破天见那艘死尸船已影踪不见,村中静悄悄的竟无一人,走一步,心中便评地一跳,脸色早已惨內,自言自语: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十一回

毒酒和义兄 石破天见地下血迹殷然,歪甭斜斜地躺着几柄断剑,几只乌鸦啊啊啊地叫着从头顶飞过,忙拾起柴刀,叫道:“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十回

太阳出来了 次晨醒来,三人吃了儿枚柿子,石破天又为她祖孙分别打通了一处经脉,于是两人双手也能动弹了。 史婆婆道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九回

大粽子 石破天耳畔呼呼风响,身子在空中转了半个圈,落下时脸孔朝下俯伏,冲入一个所在,但觉着身处甚为柔软,倒也不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八回

白痴 石破天自己撞到闵柔剑上,受伤不重,也不如何疼痛,眼见石清、闵柔二人出庙,跟着殿中烛火熄灭,一团漆黑之中,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七回

雪山剑法 陈冲之双手横托长剑,送到石破天身前,低声道:“帮主,不必跟他们多说,以武力决是非。胜的便对,败的便错 […]

侠客行新修版 第六回

腿上的剑疤 丁不三这么一问,丁珰和石破天登时都呆了。 丁珰心头如小鹿乱撞,寻思:“爷爷一身武功当世少有敌手,石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