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九章  雁门关外

只见两条火龙分向左右移动,一乘马在中间直驰而前。马上一位老丐双手高举头顶,端著那根丐帮帮主的信物打狗棒,正是吴 […]

第一百三十八章  囚禁萧峰

阿紫道:“你不是说皇上喝了一次之后,便对你永不褪心么?”穆贵妃微笑道:“话是这么说,可不知这圣水的效果是不是真 […]

第一百三十七章  北辽南宋

二人并骑向南驰去,骏足坦途,片刻间已驰出十余里外。一片平野上田畴荒芜,麦田之中都是长满了荆棘杂草。萧峰寻思:“ […]

第一百三十六章  佳兵不祥

大理皇宫之中,段正明将帝位传给侄儿段誉,诫以爱民、纳谏二事,叮嘱不可妄动刀兵。就在这时候,数千里外的大宋京城汴 […]

第一百三十五章  吐露机密

王夫人迷药一解,将瓷瓶拿在手中,说道:“好侄儿,这几个女人我瞧著惹厌得紧了,你都给我杀了。”慕容复心念一动:“ […]

第一百三十四章  风流孽债

林间草丛,白雾弥漫,这白衣女子长发披肩,好像足不沾地般行来。她的脸背著月光,但虽在阴影之中,段延庆仍是惊讶于她 […]

第一百三十三章  齐心合力

王夫人道:“是啊,你用什么法子,能将段延庆引到草海木屋中去?”慕容复道:“这件事很容易。段延庆想做大理国皇帝, […]

第一百三十二章  束手就擒

但听得清风动树,虫声应和,此外更无异状。段誉猛抬头间,忽见两条柱子上雕刻著一副对联,上联道:“春沟水动茶花(  […]

第一百三十一章  千里传讯

王玉燕忙走到段誉身后,问道:“他打痛了你么?”段誉笑道:“不碍事。二哥给我一通书柬,这位王子定是误会了,生怕公 […]

第一百三十章  三个问题

岂知那宫女身形袅娜,娉娉婷婷的从涧上凌空走了过去。众人诧异之下,均想涧上必有铁索之类可资踏足,否则决无凌空步虚 […]

第一百二十九章  青凤阁中

那礼部尚书道:“诸君便请随意饮酒用菜。”御厨将菜肴一碗碗的捧将上来。西夏是西北苦寒之地,日常所食以牛羊为主,虽 […]

第一百二十八章  井底风波

鸠摩智适才擒住慕容复后,不免想到他父亲相赠少林武学秘笈之德,是以明知他是个心腹大患,却也不将他立时处死,只是投 […]

第一百二十七章  玉燕殉情

听那声音阴森森地似不坏好意,段誉待要回头,突觉背心“身柱穴”上一紧,已被人一把抓住。段誉听那声音依稀能够辨明, […]

第一百二十六章  湖畔泪影

段誉忙道:“王帮主,你快制止住这个胖子仁兄,叫他不可再砍伐松树。”游坦之冷冷道:“我为什么制住他?制住他有什么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