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回  是恩是怨

黄蓉道:“既是她无心之过,你就该到西域去寻她啊!”郭靖道:“我与她只有兄妹之义,她现下依长兄而居,在西域尊贵无 […]

第一百一十六回  故人之子

郭靖急忙运劲挣扎,那知欧阳锋斗然力气大了数倍,抱得他丝毫动弹不得。 洪七公与黄药师父女一惊非同小可,一齐抢上救 […]

第一百一十五回  幽幽忽忽

洪七公见他忽露破绽,叫声:“著!”一竹棒打在他的天灵盖上。 这一棒是何等的劲力,欧阳锋的脑子本已杂乱一团,经此 […]

第一百一十四回  回头是岸

这一棒打得突兀之极,裘千仞左掌一起,要待带住棒端,那知这棒连戳三下,竟在霎息之间连点他胸口三处大穴。裘千仞大惊 […]

第一百一十三回  华山论剑

黄蓉笑道:“老顽童,你几时学会教训别人了?前面的话倒还在理,到后来可越说越不成话啦。” 周伯通仰天大笑,忽见左 […]

第一百一十二回  云消雾散

他适才受到袭击,见欧阳锋这般装神弄鬼,心想定有鬼计,当下退后两步,严神提防。那知欧阳锋用头跃到一块石上,对他理 […]

第一百一十一回  大是大非

郭靖纵马急驰数日,已离险地。抛鞚南归,天时曰暖,青草曰长,但沿途兵革之余,城破户残,尸骨满路,所见所闻,尽是怵 […]

第一百一十回  女中人杰

李萍道:“大汗不准,是不是?”郭靖道:“这个我可不懂啦,大汗定要留你在这儿干么?”李萍默然。郭靖道:“大汗说, […]

第一百零九回  以一敌四

周、裘、欧阳三人武功卓绝,而郭靖与欧阳锋斗了这数十日后,刻苦磨练,骎骎然已可与三人并驾齐驱。这四大高手密闭在这 […]

第一百零八回  斗室大战

欧阳锋一怔,他本想将郭靖折辱一番,然后杀死,那知他竟无求生之想,心下了然:“这傻小子和那ㄚ头情深义重,我若杀他 […]

第一百零七回  沙中陷阱

郭靖一惊道:“什么画?”那亲兵道:“就是驸马爷常常瞧的那幅。”郭靖更惊,心想:“她将这画拿去,显是跟我决绝了, […]

第一百零六回  虎将慈心

黄蓉道:“今日你立此大功,纵然有什么事触犯于他,我想他也决不会发作。”郭靖“嗯”了一声,还未明白。黄蓉又道:“ […]

第一百零五回  天兵天将

郭靖心想:“此次不算饶他,下次岂非尚须相饶一次?蓉儿定然极为不快。”那知一转头,却见黄蓉眼含笑意,忙问:“蓉儿 […]

第一百零四回  雪峰羊梯

这雪峰生得极为怪异,平地斗然拔起,孤零零的耸立在这草原之上,就如一株无枝无叶的光干大树,所以当地土人称为“秃木 […]